張玲説法| 8份行為禁令 總標的過億 誰按下了侵權行為“暫停鍵”
2020-09-28 18:18
來源: 深圳新聞網
人工智能朗讀:

張玲説法| 8份行為禁令 總標的過億 誰按下了侵權行為“暫停鍵”

關注網絡熱點,直面網友關切。張玲説法,聯手深圳市律師協會,請來深圳專業律師,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律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0年9月28日訊(記者 張玲 張喆 趙文碩)提速,暫停……兩個動作給深圳知識產權案件審理帶來的轉變是什麼?深圳知識產權法庭從2019年開始推行知識產權案件快審,其中專利案件(外觀設計、部分實用新型案件)平均審理週期壓縮到半年以內。當遇到無法快審的案件時,深圳知識產權法庭採用下發行為禁令的形式給侵權行為及時按下“暫停鍵”。本期張玲説法專訪深圳知識產權法庭庭長卞飛,請庭長從法庭成立這3年來受理的案件數量和類型,預測未來知識產權糾紛案的趨勢,併為企業維權提出建議。

卞飛庭長在專訪中提到,科創板開通後出現了新型的知識產權案件類型,也提到了國際上發達國家對知識產權司法定價權的爭奪。我國的司法機關也在積極調整職能應對,探索打破歐美司法機關的長臂管轄,發揮本國知識產權審判力量,維護民族產業的創新發展。

在企業維權方面,卞飛也給出了乾貨滿滿的建議。以下是採訪實錄:

記者:深圳是一座創新的城市,也是專利之城。有數據顯示,2019年,深圳全年專利總量共計261502件。從知識產權法庭受理的案件看,深圳近年知識產權案件數量的變化趨勢是怎樣的?

卞飛庭長:深圳這幾年知識產權案件呈大幅增長的態勢,據統計,平均每年增長1萬宗左右,2018年全市法院受理的知識產權案件是3萬宗左右,到2019年增長為4萬宗,到今年的上半年全市就已經達到了4萬宗。可以講深圳的知識產權案件是呈大幅增長的態勢。

研判增長的態勢背後,一方面反映了深圳創新產業的蓬勃發展,眾多創新主體願意、善於運用法律武器去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深圳市各級黨委政府及司法機關加大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使得深圳成為知識產權保護的一個高地,我想這兩方面原因都是有的。

卞飛就深圳知識產權法庭案件審理情況接受深圳新聞網記者採訪。

記者:深圳近年來知識產權案件集中在哪些類型?

卞飛庭長:知識產權案件分兩個審級,一個是區院受理的案件,一個是中院知識產權法庭受理的案件,區院的案件集中在著作權、商標權以及不正當競爭案件,比如説圖片侵權、KTV歌曲侵權、製作網站播放的影視作品侵權,或者用了他人的商標、用了他人的字號,是這樣一類的知識產權案件。深圳中院知識產權法庭受理的就是專利這一類的技術類案件,比如説外觀設計、實用新型發明,以及計算機軟件、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植物新品種等。

這些年來,深圳尤其是深圳中院受理的這一類技術類案件,大約佔到全國的1/5-1/10左右。同時這類案件裏有兩類案件是知識產權“皇冠上的鑽石”,一類是通訊行業的標準必要專利案件,中興、華為、 OPPO正面臨着這種標準必要專利的訴訟,對國外或國內,或起訴國外。

另一類是今年出現的新現象。大家都知道科創板開通了,科創板對於一個上市企業有專利數量的要求,一般是3宗到5宗,這樣就產生了一種案件,叫上市公司的“阻擊戰”:上市公司要去科創板了,競爭對手就發起知識產權的訴訟,如果他打掉你1宗或2宗甚至更多的知識產權,你可能就上不了科創板了。這類案件現在已經有一些了,而且正在不斷地湧現。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司法力量、司法審判就要應對這些形勢的發展,不斷地調整和更新。

同時,現在也有一個新的現象值得大家注意,就是知識產權的司法定價權的爭奪。大家如果留意的話,可以看到無論是美國、英國、德國,都積極去裁判一些涉及中國核心知識產權核心通訊企業的知識產權案件,比如華為、OPPO,甚至中興。可能在英國整個國家的銷量只佔到中國企業在全球銷量的百分之零點幾,但是英國的法院就可以裁這一類案件的全球市場費率。這樣下來可能會對我們的民族企業走出海外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現在的司法機關也在主動調整自己的職能應對,去充分地發揮本國的知識產權審判的力量,去維護我們民族產業的創新發展。

記者:能否請卞飛庭長跟我們介紹一下現在知識產權案件的審判週期?

卞飛庭長:知識產權案件被大家一直比較詬病的一個問題就是維權的週期非常長,常態講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知識產權案件涉及內容比較複雜,尤其是發明專利類案件,一個發明可能要去仔細的去解構它,需要時間。

但是為了體現深圳對於知識產權保護的力度,我們從去年(2019年)就開始推行知識產權案件快審。這個是什麼概念?就是現在整個的知識產權分幾個層級:第一類是速裁,像剛才説的著作權、商標權,我們會快速地把它消化掉。第二類是專利案件,專利案件中我們選了外觀設計和部分實用新型進行快審,現在這一類案件平均的審理週期已經壓縮到半年以內了,我們也很自信我們在全世界是最快的。

如何更好地發揮知識產權審判的效能?在快的同時,對於一些複雜的案件,一旦是快不起來的,我們可以先行簽發行為禁令,及時制止侵權,同時挽回權利人的損失。比如,今年我們對小天才侵權案件就及時下發了訴訟禁令,禁止侵權方在市場上在銷售這種仿冒小天才商標的產品,這樣就及時地將侵權行為按下了暫停鍵“先停在這裏”,然後法院再把這個案件精雕細琢,培育成一個精品案件。去年我們大概發了8份行為禁令,標的過億,我們應該算是在國內發的最多的一個法院了。

記者:知識產權案件的審判會涉及多個領域的專業技術問題,法官們如何應對?

卞飛庭長:知識產權案件最大的特點就是技術性,需要法官有豐富的裁判經驗,但是光這些還是不夠的,因為一個法官不可能涉獵所有的技術領域,所以我們現在開始建立技術調查官隊伍。

今年剛剛有兩名技術調查官加入到我們的隊伍裏,一位之前在手機企業裏專門做手機測試,我想他的到來可以幫助我們解決手機通訊行業的知識產權,還有一位在理工院校教自動化控制,他在工業製造自動化控制這一塊會給我們提供非常好的專業知識。通過這樣一個整合,我們對於技術類的案件裁判和判斷會非常的精準和到位。

記者:在知識產權維權方面,卞飛庭長能否給企業一些建議?

卞飛庭長:我想這個事情要分為幾個維度:第一個維度,對於大部分可能會被涉及到侵權的企業。我們還是要尊重知識產權,去保護創新,提升自己遵守法律的意識,比如説現在大量的案件在著作權這些領域都有涉及,其實如果自己的法務的力量稍稍強一些,或者合規的審核稍微強一些,就可以避免這些訴訟,因為每一個案件在訴訟網上都是要公開裁判文書的,會留下痕跡,可能對企業自身今後的信譽等各方面都會造成影響。

第二個維度,對於正在發展中的企業。要注意知識產權的創造,就是説現在在知識產權案件裏,我們感受到更多的是核心競爭企業的交鋒,比如説行業內的“領頭的”和行業內“追趕者”之間的訴訟。這個時候如果你的創新力量強,要注意把這些創新轉化成知識產權,轉化成專利,這樣就會為日後的交叉許可創造條件。

知識產權的案件最後很多是和解的,它的前提就是,比如説你有5個專利,我有3個專利,你打(起訴)我的時候,我可以跟你講,我現在這3個專利也許可給你達成交叉許可,這樣能夠推動企業和諧共存發展。

第三個維度,對業內一些走在前面的企業,可能它有比較強的法務,有比較強的知識產權儲備,專利數也排在前面。我想這就需要企業和法院一起去締造“知識產權保護皇冠上的珍珠”,就是他們要用他們最精幹的力量,法院也要用法院最精幹的力量,走到國際的舞台去維護中華民族產業的知識產權,去展示我們中國人在國際知識產權保護舞台上自信的身影。

[編輯:施冰冰]